首页 » 小说推荐 » 正文

重生:使命赌约(柳叶阿发)_柳叶阿发完结版阅读

小说:重生:使命赌约

类型:奇幻玄幻

作者:默慎

角色:柳叶阿发

小说《重生:使命赌约》是由“默慎”所著。内容概括:就在叶子在思绪翻滚中不断徘徊惆怅之时,有凤大姐从不远处多叫了几个人过来,那是一对年轻男女和一年老的妇人,女的风姿绰约,容色姣好,只是不知为何风情万种的面色下隐隐透着些愁容,略显忧郁。而男的则长相一般,不过好在阳光四溢,朝气蓬勃。至于老者,苍白的脸颊下依稀还能看出一抹慈祥,从外在看来,似是经历过不少风霜,唉,她或许就是如梦长官说的那个待得最久的人吧。还没等叶子开口询问,有凤大姐率先说道,“既然是说故事,多点人听更热闹哈,反正大家在这里,每天过都差不多,也有够无聊的,正好打发一下时间,也多很多乐趣啊。这位是卢阿姨,她是这里最年长的,也是待在这里最久的……

评论专区

数理王冠:如果女主只是单纯的在搞数学就好了,这种文里加入死灵啊,修仙啊什么的,总觉得很难受。奥赛满分的地方还是有点爽的。

变身之后,我与她的狂想曲:妙不可言

问鼎森罗:没月入百万,不配看您的书∠( ᐛ 」∠)_

重生:使命赌约

《重生:使命赌约》在线阅读

第3章 苦涩的回忆

就在叶子在思绪翻滚中不断徘徊惆怅之时,有凤大姐从不远处多叫了几个人过来,那是一对年轻男女和一年老的妇人,女的风姿绰约,容色姣好,只是不知为何风情万种的面色下隐隐透着些愁容,略显忧郁。而男的则长相一般,不过好在阳光四溢,朝气蓬勃。至于老者,苍白的脸颊下依稀还能看出一抹慈祥,从外在看来,似是经历过不少风霜,唉,她或许就是如梦长官说的那个待得最久的人吧。

还没等叶子开口询问,有凤大姐率先说道,“既然是说故事,多点人听更热闹哈,反正大家在这里,每天过都差不多,也有够无聊的,正好打发一下时间,也多很多乐趣啊。这位是卢阿姨,她是这里最年长的,也是待在这里最久的。至于旁边这两位,让他们自己说吧。”

叶子看着卢阿姨和蔼的脸庞,想到了外婆曾经也是这样的可亲的脸庞,幼时记忆里的音容笑貌,仿佛历历在目,嘴角不觉泛起一丝轻笑。只可惜曾经的美好,都已如过眼云烟,随风而逝,留下一片缭乱和荒芜。

阳光男孩缓缓上前道,“ 你好,我是薛峰,原在中学里任教当老师,不料一次变故而来到此处,也不知道我的学生们怎么样了。”

叶子礼貌的对其回了一笑,“原来是老师啊,难怪谈吐不一般,如此关心学生,一定是一位好老师啊。”

薛峰回道,“不敢,只是尽些本分职责而已。”

一旁的女人却不屑一顾,冷冷的道,“好一个尽职尽责啊,只不过,这个世道上,离开谁地球都照转。只怕你那学校早就替换了老师,学生们升了年级,估计都记不清你是谁了。”

薛峰立马反驳道,“怎么可能,我可是他们的班主任,带了他们两年了,会这么快忘了我?瞎说。”

叶子凑近打量了一番美貌女子,似乎很眼熟,但一时又记不清了。但见她烈焰红唇,肤白秀发,气质不凡,颇有明星风范,笑着问,“你是?”

那女子眼神高傲,鼻子里哼了一声,“连我都不认识吗,看来我混的也不咋样啊,失败。”

“究竟是?”叶子追问着。

有凤大姐插话道,“嗨,她就是那个当红的演员赵荣啊,演过电影电视剧,还获得过很多奖呢。”

叶子这才对上了号,心里头反应了过来,怪不得觉得的很眼熟呢,原来真是大明星啊,怎么大明星也来这个地方了,按理说她不是有名有利,就算有什么事也有最好的医疗,最好的大夫,怎么会也成了植物人呢,看来啊,凡人再怎么厉害,还是斗不过老天啊。

赵荣低叹了一声,眼神里有落寞之色,“当红又怎样,获奖又如何,还不是照样来到这个鬼地方,哼,真是倒霉透了。”

此时久未发声的长红大叔开了开口,“也别成天发牢骚了,大家现在也都在一条船上,来到这里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,要是走进隔壁的通道,排队等着轮回,这会子估计都已经投胎满月了。所以还是坦然一些为好,花无百日红,你身在贵圈这么个复杂场地,应该见惯了各种得意和失意才对啊。”

赵荣轻蔑回怼道,“呵呵,再怎么复杂,也比不上你们官场水深啊。一个个呀,都如老狐狸一般。”

长红不悦,暗自苦笑。此时在旁的卢阿姨却不理二人争论,只拉着叶子缓缓坐下,双手握着叶子的掌心不松,语重心长的的说道,“听说你是年纪轻轻,怎么就如此想不开,要如此轻贱自己的生命呢。”

叶子眼眸下垂,欲言又止,满肚子辛酸不知从何说起,又见卢阿姨这般岁数,肯定经历的人生比自己多得多,本不该在长辈面前大吐苦水,但眼下话已到这份上吗,便只好诉说着自己一番不堪的记忆,回道,“或许是我一时脑热,或许是我经不起生活的不堪和压力,更使我厌倦了这个给尘世。如若大家不嫌弃,”

此时众人也都从争论和迟疑中,齐刷刷把目光聚了过来。

叶子深吸了一口气,目光坚毅了起来,缓缓开始吟说。

那是一个花红柳绿的季节,明媚的阳光映射在绿茵葱葱的玉兰树和青草之上,周围是暖阳的温柔和芳草的清香,一阵阵欢呼声中,空中跃起一堆零星的碎影,原来是一堆学士帽。这是一个毕业的季节,一所三线小城市的大学校园里,一帮即将走出象牙塔的毕业生,在天真烂漫的纯朴脸颊下,那是一双双对未来的无限期待和憧憬的眼睛。

照完各式留影过后,三五女学生相伴而谈,大家有说有笑,都在讨论着毕业后的打算,有说要去大城市的和男友一起打拼奋斗的,有说要回老家县城考试进单位的,有说找亲戚熟人帮帮忙,先找份工作混混经验。

我一个人倚坐在台阶上发着呆,望着碧空的蓝天和欢乐的同学们,不知道自己的去处在哪里,没有人脉和资源的我又有什么依靠呢,母亲还躺在病床上等着照顾,谈了三年多男朋友,也刚刚发来了分手短信,微信里那几行还热乎的文字,仿佛像针扎一般刺痛着我这本就脆弱的心,在流着血,在颤动摇晃着。在那一刻,人生的分水岭仿佛已经出现,有的人天生好命,有的人只能在尘埃里挣扎,苦涩的味道或许就是人生的第一课吧。

当然这些休想将我打倒,曾经不少的磨难也已经历过来,还有什么可怕的,不就是从头开始吗,自古多少英雄豪杰,谁还不是白手起家,一番自我安慰过后,起身长吁一声,吐出心中郁闷之气,顿感开怀了不少。此时同学吴小优走了过来,这小优原本与我是同一所高中,后一起考入同一所大学,算是知根知底,关系很好的朋友了,问道,“叶子,你怎么了,想好了是回去还是去闯一闯啊?”

“没事,就是觉得一下子毕业了,有点不知所措罢了,唉,我哪有那个命去大城市闯啊,我家的情况你又不是不清楚,有心无力啊。那你呢,什么打算,跟你新男友去闯荡?”

小优顿了顿片刻,然后道,“还不知道呢,可能先回去看看,有合适的,就留在家附近,毕竟,认识的人多一些,亲人朋友在身边也好有个照应。”说完头侧向一边。

我看着她少有的局促表情,颇为怪异,但眼下各人有各人的烦恼,谁又能顾得上那么多呢。

“那行吧,祝你好运,有什么不开心的或难处跟我说哈,微聊。”她做了个用食指往下捅的姿势,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。

作别大学校园,没过几天,我就回到我们家乡的城市,虽然不大,但好歹是自己长大的地方,本该一边找工作一边照顾瘫痪在床的母亲,可是事情纵酒不那么如意。刚毕业的小女生,又能有什么好工作给你呢,要经验没经验,要人脉没人脉,工作太忙的又不能照顾家里,不得已只能找了份行政工作,就这还用了一个多月时间呢。

入职后的一个星期,本以为会因为工作家庭两方奔波而苦恼,却不曾想,更令人神伤的是,我竟然在公司楼下附近的商场,远远看到小优和她的那个他在一起,两人相对而坐,互喂零食,甚是亲热。那是个多么熟悉的身影,曾经还妄想可以依托,却不曾想毕业即分手,分手不往来。

1 2 3 4 5 6 7 8

发表评论